相关文章

杭州禽流感患者肺功能开始恢复 湖州患者死亡

4月4日,浙江省报告两例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,其中建德38岁洪某已于3月27日去世。另一例危重病人杨某,杭州市人,男,67岁,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抢救。据悉,杨某入住的是负压病房,是隔离传染病病人最高等级的病房。监控画面显示,进入病人病房的医护人员都是“全副武装”,病人杨某张开嘴巴、插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。床头墙壁上10个电源插座孔,都被插满了,分别连接着呼吸机、监护仪、呼叫器等

4月3日,浙江省报告两例确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,其中建德38岁洪某已于3月27日去世。另一例危重病人杨某,杭州市人,男,67岁,于4月2日由杭州某医院,转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抢救。目前住在浙大一院传染病病房。

患者杨某入住防护级别最高的负压病房

每隔4个小时化验一次生化指标

患者杨某入住的是负压病房,是隔离传染病病人最高等级的病房。

什么是负压病房?

负压病房是世界卫生组织在规定抢救SARS病人时特别强调的一个重要条件,只有设置负压病房的医院,才可以救治有严重呼吸系统传染病的病人。负压病房是指在特殊的装置之下,病房内的气压低于病房外的气压,外面的新鲜空气可以流进病房,病房内被患者污染过的空气不会泄露出去,而是通过专门的通道及时排放到固定的地方处理。

设置负压病房,可以减少病房外家属、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机会。浙大一院的负压病房,是2003年SARS疫情暴发后建设的,当初救治甲型H1N1流感病人,也在这个病房里,从没有发生过医务人员感染的病例。

感染病区的门外,门的右边有1扇传递窗,病房里有病人的化验标本传送出来,都要通过这个窗口。这个窗口是全自动的,分成3种状态,锁止、打开、全锁止。窗口里外各有一扇玻璃门。里面的窗户打开后,外面的窗户就无法打开。外面开了,里面就自动锁掉。这样可以完全隔离里面和外面的空气,不因为物品传送而有内外空气交换。

下午4点多,一位医生提了个写有“送检专用”白色塑料的手提箱到感染病区门口,他穿着白色手术衣、头套和两层蓝色外科一次性口罩,他打电话给里面的护士,护士打开传递窗内窗,放入一个标有“H7N9 9-5-5”的罐子,放好后立即关窗。过了1分钟,医生打开外窗,小心地把罐子放入手提箱,仔细盖好盖子,下楼。这位医生是感染科的检验医生,他说,他们每隔4个小时就要为患者杨某化验生化指标,以便随时监测病人身体状态变化。

病人情况比前天有所好转 肺功能没有恶化,正在自己慢慢恢复

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教授是患者杨某的主诊医师。

昨天下午,李兰娟院士穿着白大褂,在5楼传染病病房外的会诊办公室接受快报记者采访。

会诊办公室里,有一套高清视频系统,通过设在病房里的摄像头,将图像和声音传送到会诊办公室的投影仪上。这样,多名会诊专家通过大屏幕就能实时监控病人情况,避免过多的人员进入病房出现交叉感染。

李院士打开视频,给快报记者讲述患者的近况。

视频直播中,病人杨某身上盖着蓝色的横条纹床单,面颊消瘦,头发花白。张开嘴巴、插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,半睁着眼睛,胸腔起伏缓慢而有节奏。床头墙壁上10个电源插座孔,都被插满了,分别连接着呼吸机、监护仪、呼叫器等。

李兰娟院士说,病人身上插满管子,连接着好几个袋子,心电监护仪的管子、静脉输液管、血管、胃管、尿管、排泄管等,这都是用来监护和维持病人生命体征的救命管。

前天,病人的情况是两个肺有严重感染,和广泛渗出性炎症,只能用呼吸机补充氧气,进行氧气交换。

“转入浙大一院后,病人经过近两天的抢救,情况进一步好转,通过机器提供的用氧量降低了,这说明病人的肺功能没有恶化,正在自己慢慢地恢复。而且你们看病人插满管子,但他的神志是清醒的。”

病人目前神志清醒 但仍处在最危险时期

“不过,目前来说,病人还处于最危险的时期,没有脱离生命危险。当病人真正脱离生命危险了,再找你们通报给公众,让大家放心。”

李兰娟院士说,目前对这位病人的救治是给予抗病毒治疗,随时保持病人生命体征稳定,维持他的正常呼吸,一旦发现呼吸道中有痰液,第一时间吸出,保持呼吸畅通。

后期的治疗,包括维持电解质和微生态平衡治疗,更远期,还要密切关注病人的感染情况,包括真菌和细菌感染,如果控制不好,病人甚至可能死于感染所致的败血症。

此时通过视频看到,有两位医生穿着白色防护服进入杨某的病房。他们站在病人病床边,记录监护仪上显示的数据,分别有心律、血压、脉搏和氧饱和度4组数据。医生还仔细查看了病人身上的各种管子。有一位医生观察了一段时间后,微微点头。

李兰娟院士说,这位病人的家属也在浙大一院做了病毒检测,均为阴性,现在都已经回家休息了。因为病房的特殊性,家属也没有在医院陪护。